欢迎观临汤姆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家庭乱伦 > 【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】05出租情人 -=
【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】05出租情人 -=
时间:2018-12-26 16:56:54

【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】05出租情人 -=


              第五章出租情人


  唐健从来没见过李婷这种表情,他忐忑地坐下,问道:「说吧,什么事?」


  李婷看着他,一字一字地说道:「我们分手吧。」


  「什么?」唐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「你要跟我分手?为什么?」


  面对唐健愤怒的目光,李婷不敢跟他对视,低下头小声说道:「我们不合适

……」


  「怎么不合适?昨晚咱们不是都很快乐吗?」他忽然想起什么,问道,「是

不是我太莽撞,又弄疼你了?」


  「不是这个问题,昨晚你做得很好,我也很快乐……」李婷艰难地措辞,

「是……是我心里有了别人。」


  「啊?」唐健更觉得难以置信,「是谁?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。」


  「我不想说是谁,但这是事实,你难道愿意接受一个心里装着别人的女朋友?」


  李婷顿了一下,态度坚决地说道,「即便你愿意,我也不愿意?」


  「你不爱我?如果你真的不爱我了,昨晚为什么跟我那样?」唐健心里一阵

绞痛。


  「昨天是你的二十周岁生日,我不想让你不快乐,同时也想最后给你留下好

的印象。我知道你爱我,其实我也爱过你……」李婷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,

「就是现在,我也不敢说我不爱你了,可……我更爱他。」


  唐健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,他实在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,昨夜的男欢

女爱留给身体的余波未散,枕边人却同床异梦了,这太残酷了。唐健忽然想起柳

老师也是这样,让自己尽兴狂欢后决绝地分手,难道女人都这么善变、难以琢磨,

这究竟是她们的善良还是她们的残忍?


  唐健默默地站起来,在李婷担忧的目光中离开了她的房间。下楼走到大街上,

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唐健头脑中一片茫然,身体像是被掏空一般,漫无目的地

走着,直到唐铁山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公司。


  唐铁山也给儿子准备了生日礼物,是一部诺基亚最新款的彩屏手机,当他看

到儿子失魂落魄地走进他的办公室时,吃惊地问道:「你怎么了?怎么这个样子!」


  「爸!」唐健大喊一声,嚎啕大哭,「婷婷她……跟我分手了?」


  「什么?」唐铁山也很吃惊,「你们吵架了?」


  「不是,」唐健止住哭声,「她说她爱上别人了。」


  唐铁山沉思片刻,劝解道,「这不可能!李婷每天生活在咱们的周围,没见

她跟别的男人有来往。你先别急,我下午去问问她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」


  唐健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哭着向父亲说道:「你现在就去,我一刻也

等不及了。」


  「好好,我现在就去。」面对自己的宝贝儿子,除病危的母亲外世上的唯一

亲人,唐铁山不敢怠慢,下楼买了一袋水果,直奔不远的宾馆。


  他礼貌地敲门,半天门才开,李婷满面忧愁地出现在门口,明显是刚刚哭过

的样子。看见是唐铁山,李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旋即低下头,把他让了进来。


  唐铁山尴尬地一笑,「你没事吧?我过来看看你。」


  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刚把水果放下,李婷哇的一声大哭,转身扑到了他的怀

里。


  唐铁山一下子愣住了,身体僵硬,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。他调整了一下情绪,

用手轻轻拍了拍李婷的后背,怜惜地说道:「别哭,有什么事,你跟我说,我给

你做主。」


  李婷也发现自己失态了,她从唐铁山的怀里离开,擦了下眼泪,小声问道:

「你怎么来了?」


  「健健说你要跟他分手,我来问问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臭小子又欺负你了,

你跟我说,我去教训他。」


  李婷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「他没有欺负我,对我也一直很好……」她忽然

抬起头,凝视着唐铁山,「你说,一个人的心里能不能同时装两个人?」


  唐铁山的表情也严肃起来,沉声问道:「那个人是谁?我认识吗?」


  李婷沉默好久,心里翻江倒海,终于,小声问道:「你还记得上个月陪俄罗

斯客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吗?」


  唐铁山也一直在奇怪,事情过去一个月了,那天夜里和他交欢的女人是谁他

还不知道,因为没有任何人跟他提这事,就好像做了一场春梦。他摇了摇头,说

道:「我记不清了,好像是喝醉了,后面的事都记不起来了。」忽然心头一震,

失声道,「难道是你?」


  李婷眼含泪水,抬头直视着他,嘴唇哆嗦着,欲语还休。


  唐铁山顿时明白了,他感觉浑身发软,站都站不住,费力地挪到床边坐下,

愣愣地看着李婷,不知自己该说什么。


  李婷看着眼前这个让她从心底里敬慕的男人,整理了一下思绪,说道:「其

实我第一次看到你,就很喜欢你,甚至……崇拜你。我从小没有父亲,但你那次

救了我,还关心、保护我,我觉得你就像父亲一样给我温暖、呵护,让我有了依

靠,心里踏实安稳。我认认真真地跟唐健谈恋爱,就是希望能嫁给他,成为你的

儿媳。」


  李婷的眼里情愫渐浓,深情地说道:「可是,时间越长,我越觉得喜欢你,

我喜欢看到你,喜欢听到你的声音。我不是不喜欢唐健,可你在我的心里分量越

来越重……我吓坏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控制不住自己,每天每夜、每时每刻

都在想你。我欺骗不了自己,也不想欺骗唐健,我知道自己真正爱的人是你。」


  唐铁山惊呆了,他不知道少女的心事这么重。


  「那天夜里我照顾你,不想离开。半夜你忽然……」李婷脸红了,但还是继

续说道,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但我自然而然就接受了,你给了我这辈

子从来没有过的快乐。我后来悄悄离开了,不想让你为难,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

面对。我想把这件事永远埋在心底,直到前几天我去医院发现自己怀孕了……」


  唐铁山「啊」的一声,难以置信地看着李婷,吃惊地问道:「是……我的?」


  李婷轻轻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「我这几天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这个孩子。现

在我想好了,我要把他生下来,这是我跟心上人爱的结晶。你不用担心,我会自

己把他抚养长大的。我知道我配不上你,也没奢望什么,我想离开这里,不给你

添任何麻烦。将来你如果想这个孩子,随时可以去看他。」


  震惊之余,唐铁山的心底被触动了,他的眼里有了泪光,声音也有些哽咽:

「你……你这是何苦?我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吗?」


  李婷忽然站起来走到他面前,看着他的眼睛,问道:「你喜欢我吗?」


  「喜欢。」唐铁山毫不犹豫。


  李婷眼睛一亮,追问道:「爱吗?」


  唐铁山愣住了。


  「不用着急回答……」李婷含情脉脉,「抱抱我,好吗?」


  唐铁山犹豫了,终于,还是伸出双手抱住了李婷的纤纤细腰。


  李婷扑进他的怀里,在他耳边轻声细语:「我觉得现在真幸福,这辈子能遇

上你。」


  唐铁山的泪水夺眶而出,他紧紧抱住李婷,态度坚决地说道:「我不让你离

开我,你放心,我会安排好一切的。」


  李婷身子一震,旋即疯狂地吻上了唐铁山的嘴唇。唐铁山也很激动,跟李婷

激烈地热吻。


  李婷瘫软在唐铁山的怀里,脸色潮红,兴奋地央求:「我现在想要,给我,

快点儿!」


  唐铁山抱着李婷滚烫香软的少女娇躯,胯下的阳具早已涨硬。他把李婷抱到

床上,两个人急慌慌地脱光衣服。唐铁山匍匐在李婷身上,李婷马上张开双腿,

唐铁山握着阳具对准她粉嫩的阴户,一杆进洞。阴道泥泞不堪,在唐铁山的奋勇

抽插中发出「扑哧扑哧」的声音。


  李婷紧紧抱住身上的男人,嘴里发出动人的娇喘。


  黝黑粗壮的阴茎在水嫩温润的狭窄肉洞里持续不断地往来穿梭,爱液飞溅,

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……李婷紧致细腻的肌肤变得绯红,椒乳涨挺,乳头高耸,

娇躯欢快地扭动。


  十几分钟后,唐铁山射出了滚烫的精液,趴在了少女身上。李婷的阴道阵阵

抽搐痉挛,吸纳着男人浓浓的精华。


  平静后,两个人依偎在一起。唐铁山直到此刻还感觉自己仿佛身在梦中,他

看着李婷,觉得这个女孩越看越好看,眼神不由得痴迷了。


  李婷也在痴痴地看着他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甜笑。


  唐铁山叹息道:「我今年都三十七了,比你大十九岁,你跟着我,不后悔?」


  李婷使劲点点头,毅然道:「绝不后悔!你不要觉得自己老,这个年纪正是

男人的黄金年龄。我已经是成年人了,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」


  唐铁山想了想,说道:「我在市里还有一套房子,你住到那里,不用抛头露

面,更不用出来工作……」


  「你想包养我?」李婷促狭地笑道。


  唐铁山一脸难堪,为难地说道:「不是,主要是小健……」


  李婷笑不出来了,叹了口气,说道:「其实小健人很不错,如果没有你,我

真的会爱上他,跟他过一辈子。我知道咱俩的关系无法面对他,那就只好瞒住他,

只要你不离开我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」


  唐铁山很感动,握住李婷的手说道:「暂时先委屈你了,你放心,我肯定会

给你一个交代,我不会让咱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没爹。」


  「哥,你真好!」李婷感觉浑身都充溢着幸福,「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。」


  回到公司,唐健还在父亲的办公室等着他,看到父亲进来,焦急地问道:

「爸,怎么样?」


  唐铁山缓缓走到办公桌后坐下,竟然不敢看儿子的眼睛,他觉得嗓子发干,

使劲咽了口唾沫,说道:「小健,感情的事不能勉强。李婷打算辞职,离开省城,

我也劝不动。你条件这么优秀,会有更好的女孩爱上你的。」


  唐健脸如死灰,说了声:「知道了。我想回家。」站起来向外走。


  唐铁山担心地看着儿子,却不知说什么好。


  唐健回到别墅,在床上躺了一天,不吃不喝,昏昏沉沉,似睡非睡。直到第

二天唐铁山急匆匆来到别墅,告诉他,奶奶去世了,父子俩一起赶奔医院料理后

事。


  唐健跟奶奶感情很深,接下来的几天,忙前忙后地帮父亲处理丧事,暂时忘

记了李婷。


  等一切忙完,唐健回到别墅,又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。唐铁山特意雇了保姆,

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农村妇女,模样倒也周正,叫田嫂,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。


  为了消磨时间,也为了排遣阴郁的心情,唐健把时间都花在了上网逛情色论

坛上,在「良家情感抒发区」看到一篇文章,从内容上能看出来居然说的是本地

的事。这位网友说是看到本地论坛的「大家帮」版块有个少妇发帖说家里急需用

钱,愿意出租自己给人当情人,看头像很漂亮,网友就联系上她。见面后发现这

个少妇很有魅力,但没想到事情发展得并不顺利,使他这个情场老手很郁闷很挫

败。网友至今还念念不忘此事,深以为憾。


  唐健好奇心顿起,这个本地论坛他也经常逛,赶紧登进去找到「大家帮」版

块,费了半天时间才找到这篇帖子,原来是一年多以前的老帖子,早沉底了。


  帖主的头像是一个年轻少妇的大头贴,眉目如画,笑容很温婉,像是电影明

星。帖子内容只是简单的一句话:本人家里有事急需用钱,有好心人愿意帮忙的

必有让你满意的回报。留下的联系方式只是一个邮箱地址。


  唐健感觉这个少妇的头像很像柳老师,但细看又不太像,应该说比柳老师漂

亮多了。反正也没事做,他给那个邮箱发了一封信,提出愿意帮忙。


  晚上,他收到了回复,对方让他发两张生活照,一张是全身的,一张要脸部

的,并把个人情况简单说一下。


  唐健觉得很好玩,正好电脑里有他的几张扫描照片,他按要求挑选了两张发

了过去,并说自己家就住在省城,有一定的经济能力,愿意帮助她。


  过了一个多小时,唐健的邮箱收到回复,是一个QQ号码,让他上QQ详谈。


  唐健登录QQ,他的网名叫作「风雷」,搜索到这个网名叫「温玉媚」的少

妇,发出了添加好友的申请。


  对方马上通过,发来一个笑脸。


  唐健敲打键盘,问道:「遇到什么事情了,急需用钱?」


  对方等了一会儿,才回复:「家人生病,需医疗费。」


  「需要多少钱?」


  「五六万吧。」


  「你所说的回报是?」


  「五千一个星期,一万一个月,我当你的情人。」


  「是不是给钱就行?」


  「需要见面后彼此有好感才行。我虽然需要钱,却不是卖淫。」


  唐健感觉有趣,问道:「怎么见面?你是哪里人?」


  「我们只是交易而已,我不会告诉你真实地址和姓名,见面地方和时间你来

定,前提是我们在网上能聊得来。你是哪里人?」


  唐健感觉对方挺有诚意的,如实回答:「省城。」


  「年龄?」少妇追问。


  唐健犹豫了,他办身份证的时候,把自己的生日年份报大了两岁,阴历生日

也改成了阳历。这样可以早参加工作早结婚早退休,当时工作人员也不认真核实,

好多人都这么做。后来迁户口的时候,不一致的地方按身份证改,所以他迁到技

校的集体户口上的生日也是如此。


  少妇的年龄肯定比自己大,唐健不愿意显得自己太小,回复道:「22。」


  「你的照片看上去很帅,是你本人吗?」


  唐健心里一动,试探道:「咱们视频聊,可以吗?」


  「可以。」


  唐健赶紧回复:「等我一下。」跑到卫生间洗脸梳头,对着镜子照了又照,

又挑了一件好看的上衣,才回到电脑旁,发出了视频邀请。


  对方接受后,屏幕上出现一个穿着粉红色睡衣的长发少妇,丰乳高耸,白皙

的乳沟很勾人。圆圆的娃娃脸,柳叶细眉,水灵灵的大眼睛,鼻梁挺拔,厚厚的

红嘴唇很诱惑,冲他微笑着,齿若含贝,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很迷人。


  少妇的声音也很好听,甜甜糯糯的:「果然是本人,比照片还帅。」


  唐健礼貌地回答:「你也比网上那个头像漂亮。」


  少妇忽然眉毛轻蹙,纳闷地问道:「我怎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,你是土生

土长的省城人?」


  唐健一愣,努力搜索回忆,摇摇头道:「我不记得见过你,不过倒也觉得你

可亲可近。我从小在省城长大,算是土生土长的省城人吧?」


  少妇释然,继而娇笑:「贫嘴。」


  唐健可不想给对方留下好色的坏印象,赶紧转移话题:「能告诉我你的年龄

吗?」


  少妇露出迷人的笑容,逗他:「你猜。」


  「二十五?」


  少妇摇头,笑着看他:「继续猜。」


  「二十八?」


  「你的嘴很甜,可惜我已经三十多了。」少妇发出一声叹息。


  唐健有些吃惊:「看不出来,你显得很年轻,尤其是这张娃娃脸,让人实在

难猜你的真实年龄。」


  女人开心地一笑,却说道:「是不是觉得我老了?现在放弃交易还来得及。」


  「不是,我对你印象很好,想跟你见面。对了,什么时候给你钱?」唐健显

得很迫切。


  女人却犹豫了,过了好一会儿,才说:「我告诉你银行账号,你往里打钱,

我收到钱就跟你见面,时间地点由你定。」


  很快,对方在聊天界面发来一个农业银行的账号,户主名字是李秀兰。


  唐健很兴奋:「好,我明天就去银行给你转钱。五万够吗?」


  女人好像吃了一惊,问道:「你真大方,不怕我是骗子?」


  唐健毫不在意:「骗子我也认了,谁让我对你有好感呢。」


  女人忽然意兴阑珊:「今天就到这儿吧,明天收到你的钱,咱们再聊。」说

着关了视频对话。随即头像变暗,竟然下线了。


  唐健却很兴奋,视频里的少妇给他的印象很完美,也很深刻。他不由得把这

个温玉媚跟柳老师做了一下比较:温比柳年轻,丰腴,掩映在睡衣里的一对硕乳

肉感十足,那道深深的乳沟勾魂摄魄。温的声音很好听,笑容也更迷人,作为女

人,尤其是少妇,堪称完美。如果柳老师是女人中的精品,温玉媚毫无疑问是极

品。


  唐健的银行卡里有八万多元,他决定明天就给她转五万,就算对方是骗子,

这笔钱打了水漂,他也不后悔。


  唐健兴奋得一夜难眠,第二天银行一开门就去转了钱。白天,温玉媚的头像

一直暗着,看来白天她没时间上网。


  总算等到天黑,唐健苦苦守在电脑前,终于,温玉媚的头像亮了,发来一句

话:「钱我收到了,你打算什么时间见面?」


  唐健发出视频邀请,对方接受后,唐健发觉对方似乎显得很疲惫,关心地问

道:「你身体不舒服吗?」


  「没事。」少妇懒懒地说道。


  唐健有点意外,他本以为对方收到钱后对他的态度应该明显比昨晚更好,可

事实却恰好相反,对方对他反而有些冷落。难道对方真的是骗子,钱到手了就不

想理他了?不对啊,那直接把他拉黑不再联系不更省事?


  唐健摸不着头脑,小心翼翼地说道:「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还是你来定吧,我

是男人,怎么都行。」


  少妇脸上显出一丝苦笑,小声说道:「好吧,等我想好了给你留言。今天我

累了,想早点休息。」


  唐健无奈:「好吧。」


  唐健忐忑不安地等了三天,这三天对方一直没有上线,唐健的心越来越沉。


  终于,他在QQ上等到了对方的留言,让他本周五中午在城东的农家乐饭店

见面,并叮嘱他提前去订个包间,然后把包间号留言给她。


  唐健到城东找到那家饭店,发现这里是城乡结合部,紧挨着服装批发市场,

鱼龙混杂,很嘈杂。这个农家乐饭店档次不高,环境也不好,包间简陋。唐健摇

摇头,从饭店出来四处溜达,发现马路对面有一家高档饭店,进去后感觉很满意,

就订了一个小包间,时间是本周五中午。回去他给对方在QQ上留了言,并说自

己中午十二点前准到。


  唐健从来没见过网友,何况是这样一个迷人的少妇,他满心期待,也把李婷

的事暂时抛到了脑后。为了预防钱不够用,他给父亲打电话,说自己要到国内的

各风景名胜旅游散心,让父亲给他的卡里打点钱。


  唐铁山正在陪李婷吃饭,他现在除了上班,剩下的时间都陪着李婷,连外出

的应酬都是能推就推。接到儿子的电话,唐铁山喜出望外,他最担心儿子走不出

李婷离去的心理阴影。现在听到儿子语气轻快地说要出门旅游,他马上一口应承:

「好,我先给你打十万块钱,不够了随时跟我说,我再给你。」


  刚挂了电话,李婷就关心地问道:「是小健打来的?」


  「嗯。」唐铁山开心地笑道,「听上去这小子没啥事了,打算出门旅游呢。」


  「唉」李婷叹口气,「真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他?」


  「车到山前必有路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」唐铁山也没什么主意,只能这样劝

慰李婷。


  「反正我有你就足够了,别的我都不在乎。」李婷语气坚定地说。


  到了那天,唐健早早起来收拾准备,洗澡理发换了一身西装,十一点半就到

了饭店。他在包间等了半个多小时,才有人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了进来。唐健一

见不由得一怔,进来的少妇穿着很普通的红色羽绒服,黑色长裤,脚下是一双旅

游鞋,头上戴一顶浅蓝色绒线帽,脸上不施脂粉,满面风尘,到了这个豪华而温

馨的包间,显得局促和不安。


  自己西装革履、油头粉面,本以为对方也会精心打扮、光彩照人,可现在看

上去对方就像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村妇女,虽然还是难掩天生的丽色,但对于两人

的第一次约会,对方显然是不够重视。


  唐健客气地请她坐下,招呼服务员上菜。少妇看了他一眼,低下头说道:

「看我现在这个样子,你是不是后悔了?其实我家庭条件不好,开了个小服装店

勉强糊口,这次就是来进货顺便跟你见个面。」


  唐健虽然心里很失望,但脸上还是带着微笑:「没有,你能来就好。我点好

菜了,如果不合你的口味,你再点。」


  少妇低头沉吟,忽然说道:「我不该骗你,在网上发的那个帖子已经过去一

年多了,事情已经解决了,我也不再需要别人的帮助了。这次的事情你就当做一

场游戏吧,我带来银行卡了,等会儿去银行把钱还给你,咱们就两清了。」


  「你的家人治好病了?」唐健纳闷道。


  少妇脸上出现哀痛的神情,低声道:「不是,他已经去世了。所以我现在也

不需要什么钱了,自己能养活自己。」


  「那你现在是……单身?」


  「嗯,我自己过。」


  唐健暗想,估计当时是她丈夫病重掏不起医药费才出此下策,现在丈夫病故

不再需要钱了,她才想把钱还给自己。


  唐健略一思索,便说道:「给出去的钱,我也不想收回来了。这样吧,你不

是开服装店吗?我就当投资,算你的股东,以后你给我分红就可以了。」


  少妇楞了,吃惊地问道:「你很有钱吗?这么多钱都不在乎,我要是赔了,

或者跑了,你怎么办?」


  唐健确实不在乎这点钱,豪爽地说道:「我爸是做生意的,就我这一个儿子,

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可做,干脆跟你合伙经营,利润分成,如何?」


  少妇心动了,故意促狭地笑道:「不用这钱租我当情人了?」


  唐健笑道:「我其实不喜欢钱色交易,之所以想跟你合伙经营,也是想跟你

多接触,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你。我相信日久生情,你终会心甘情愿当我的情

人的。」


  「我可比你大十几岁呢,你为什么不去追年轻的女孩子呢?」


  「我也说不好,跟她们在一起总觉得心太累,我就喜欢比我大的女人。」


  「你有恋母情结?」


  「妈妈生我的时候就难产死了,所以我谈不上恋母,可能是我更适合姐弟恋

吧。」


  少妇同情地说道:「没妈妈挺可怜的。说实话,我对你印象不错,你要是愿

意跟我在一块儿吃苦,我同意。」


  「那我以后就叫你『姐』吧。」唐健很开心,「我叫唐健,你是不是叫李秀

兰?」


  少妇点点头,忽然想起什么,问道:「你姓唐?」


  「是啊,很奇怪么?这个姓很常见啊。」


  李秀兰也笑了,看着唐健,眼神有点异样。


  服务员陆续上菜,很快就摆满了桌子,李秀兰脱掉羽绒服,里面穿的是毛线

衫,乳峰高耸,弧度惊人。唐健的眼睛不由得多看了几眼,又怕对方反感,尽量

控制着自己。


  唐健提议喝点酒,李秀兰拒绝了,说等会儿还要进货。唐健也不勉强,自告

奋勇跟她一起去。两个人很快就吃完了,剩了不少菜。李秀兰看着很惋惜,劝唐

健以后不要这么浪费。


  批发市场人头攒动,两个人东奔西跑,很快就进完了货。唐健大包小包拎了

一大堆,好在年轻体力壮,倒也不觉得辛苦。


  李秀兰返程,唐健非要跟随,两个人坐上省城到丰水市的长途车,颠簸了一

个多小时才到了车站。下车后,又坐出租车到了市里的一个店铺门前,李秀兰掏

出钥匙打开卷帘门,两个人进去。把衣服收拾好后,唐健问:「姐,你住哪儿?」


  「楼上。对了,你现在回去吗?」


  「我回去也没事,不走了。」


  「那你住旅馆吧。」李秀兰的口气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
  唐健只能答应,他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。今天李秀兰不打算再营业,

带唐健上了二楼,房间虽不大,收拾得却很干净,有一种淡淡的香味,让人觉得

这间少妇的闺房很温馨。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,一张桌子,上面摆放着电脑,唐

健马上就看出李秀兰就是用这台电脑跟他聊天的。房间一角是一个小卫生间,安

着电热水器。


  阳台上是一个简易厨房,李秀兰简单做了点晚饭,唐健却吃得很香。少妇的

厨艺不错,看上去很普通的家常菜都做得色香味俱佳。


  饭后,唐健告辞去附近找了家旅馆。第二天来到店里,李秀兰已经开门营业

了。唐健在店里待了一天,中午他俩买了外卖。看得出李秀兰很会做生意,来得

大多是回头客,交谈间都像熟人。她卖的是女装,一天卖了十几件,利润也有一

百多元吧。


  晚上,李秀兰跟唐健商量一件事,丰水市招商引资新建的商贸大厦四楼的女

装部出租部分柜台,同时招品牌代理,虽然费用高,但她想用上唐健给的五万元

钱。那里环境好,客流量也大,进货也不用东奔西跑,利润肯定比这个小店高。


  唐健对此举双手赞成,并表示自己还带了十万多元,可以拿出一部分投资。


  第二天,李秀兰带唐健看了地方,那里档次明显高多了,管理也正规,扶梯

和直梯都有,中央空调,四季如春,人潮涌动,生意兴隆。两个人找到商厦的管

理部,签了店铺租赁合同,交了押金和租金。又跟品牌代理人接洽,对方负责店

铺装修和货源供应。两个人看了合同,都觉得满意就签了。


  接下来,那边紧锣密鼓地开始装修,这边也贴出了店铺转让的广告,对衣服

进行了清仓甩卖。李秀兰和唐健忙得不可开交,但患难见真情,两个人的感情也

发展迅速,从陌生到熟悉,从普通朋友到亲如家人。唐健一口一个「姐」叫得很

甜,李秀兰则亲昵地叫他「小健」。两个人的身体接触也越来越多、越来越自然,

拉手、搂腰、揽肩乃至耳鬓厮磨,甚至是半真半假的拥抱都有,情愫在两人心里

生根、发芽、茁壮成长。


  一切就绪后,那边的店铺开张,唐健特意在附近给李秀兰找了出租房。两个

人精挑细选,最后选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单元房。房东问他俩的关系,唐健说是姐

弟。房东疑惑地看了他们半天,毕竟姐弟一起租房的很少见,最后随口说了一句:

「看眉眼,你俩还真像姐弟。」唐健掏了半年的租金和押金,并置办了一些生活

用品。


  搬进新家的当晚,李秀兰做了一桌子菜,两个人还喝了一瓶红酒。饭后,李

秀兰说道:「房子是你花钱租的,我再赶你走就不讲理了。这样,你住小房间吧。」


  唐健开心得不行,他知道自己在俘虏李秀兰芳心的征程上又迈出了关键的一

步。但他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并不想莽撞行事。


  商厦的店铺开张后生意很好,他俩都感觉忙不过来,唐健就提议雇人。最后

雇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姑娘,商定好薪资是按利润提成。李秀兰很快就教会了她们

怎么卖衣服。两个姑娘聪明伶俐、能说会道,没过多久就能独当一面了。


  李秀兰和唐健从此轻松多了,可以下馆子、看电影、逛公园。一些恋人间的

常见动作也在两人身上经常发生,只是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已。


  第一个月的营业额虽然不是很理想,但纯利润也有三千多。盘点下来,李秀

兰很高兴,晚上特意炒了几个菜,跟唐健喝酒庆祝。


  两个人喝了一瓶红酒,饭后看了会儿电视,李秀兰就先去洗澡了。她很爱干

净,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洗澡,也强迫唐健洗。听着洗澡间哗哗的水声,唐健心旌

摇荡,却不敢去偷窥,免得李秀兰反感。


  忽然听见卫生间「噗通」一声,接着传来李秀兰「哎哟」的惊叫声,唐健心

里一惊,快步跑过去,推门进去,顿时惊呆了。热气氤氲中,地下歪坐着一个赤

裸少妇,白皙的身子光洁耀眼,扭动的曲线给男人带来极致的诱惑。


  唐健强压心头的情欲,上前扶住她,关心地问:「怎么了,摔疼了吗?」


  「喝了酒有点儿头晕,站不稳摔倒了,好像脚扭了,站不起来了。」李秀兰

秀眉紧蹙。


  唐健将她拦腰抱起,心疼地说:「回房间我看看。」


  温香软玉入怀,唐健胯下不由得支起了帐篷。他孔武有力,抱着少妇丰腴的

娇躯倒也不太费力,但眼睛还是无法控制地往少妇的胸前和私处偷瞄。


  进了李秀兰的主卧室,把她放到床上,少妇脸羞得通红,拽过被子围在身上。


  唐健认真察看她的脚,松了口气说道:「看上去没啥大事,你觉得怎样?」


  「嗯,不疼了。」少妇收回了双脚,被子撩动间,胯间春光乍泄,山岭丘壑

忽隐忽现,唐健的眼睛顿时被勾了过去。


  少妇娇嗔道:「小色狼,往哪儿看呢?」


  「姐……」唐健心跳剧烈,咽了口唾沫,乞怜地看着李秀兰。


  李秀兰嫣然一笑,悠悠地说道:「你对我这么好,付出了这么多……我再不

给你,也太说不过去了。」瞄了一眼唐健高高顶起的裤裆,叹了口气,说道:

「你先去洗个澡,再过来吧。」


  「得令!」唐健高兴得几乎蹦起来,起身就往卫生间跑。


  他三两下把自己冲洗干净,将浴巾围在腰间就兴奋地冲进了李秀兰的房间。


  少妇围着被子,痴痴地看着他,眉目间春情荡漾。


  唐健一时间倒有点手足无措起来,他涨红着脸,眼神炙热地盯着少妇,急切

地喊了一声:「姐……」


  少妇的脸一下子红了,轻轻地「嗯」了一声,小声说道:「上来吧,别着凉

了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