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观临汤姆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家庭乱伦 > 【赖上岳母娘】(第三章) -
【赖上岳母娘】(第三章) -
时间:2018-12-26 17:21:48

【赖上岳母娘】(第三章) -

第三章


  许善民也真能忍的,好几次想向秦小璐追问她出轨的事,但话到嘴边,都忍

住了没说。他开始变得沉默了,在家里总沉着个脸,跟妻子没什么话说。秦小璐

也察觉了他的这些变化,问他怎么了?许善民闷闷不乐地说,没什么事,都是单

位上的事。秦小璐便安慰他几句,也没有起一点疑心。


  许善民的闷闷不乐,不仅在于自己的妻子疑似出轨了,还在于他没有办法抓

到妻子出轨的证据。他尝试过跟踪,但是妻子是记者,到处跑的,跟踪几天累得

要死,还是没有任何发现。他苦苦想着怎么获得证据,甚至想雇一个专门捉奸的

侦探,结果没有找到这么一家公司。


  正苦思冥想不得其法的时候,机会居然来了。晚饭后妻子说要去报社赶一篇

稿子,他就悄悄地跟踪了上去。妻子倒没说谎,真的去了报社。许善民就在报社

门口对面的马路上等,他抽着烟,来回地踱着步,眼睛却一直盯着报社的门口。

他想也许今天还是白搭了,妻子真的在单位加班。正在他考虑要不要回去的时候,

他看见妻子出来了。妻子上了一辆出租,他眼巴巴地看着妻子乘车而去,而他却

等不到第二辆出租。妻子跟丢了,许善民只得回到家里。


  然而家里空荡荡的,妻子并没有回家。那么妻子去哪里了?


  许善民给妻子打个电话,秦小璐接了。许善民问妻子在哪里?妻子说,「我

不是说了在单位加班吗?」许善民心里冷笑了一下,他不想打草惊蛇,于是对妻

子说,回来的时候给他打电话,他开车去接妻子。妻子说不用了,她打的回来。

妻子明显是撒谎了,电话里有隐隐的电视声,妻子此刻正在奸夫的家里或者是酒

店。他想起上次在酒店门口看见妻子,猜想妻子在酒店的可能性比较大。那么现

在的问题是,怎么样才能让妻子无法抵赖。说妻子不在报社,后来去了某一个地

方,妻子也可说去了领导家里,送审稿子,自己总不能打电话去问妻子的领导吧?

他需要直接的证据。


  他去卫生间撒了泡尿,看见衣蓝里放着妻子出门前洗澡换下衣服,忽然想起

那次妻子洗完澡就把自己的衣服洗了的情节,心想:这不是收取证据最好的办法

吗?如果妻子是跟情人约会去了,那么回来内裤上肯定会有男人的痕迹。他只需

等妻子回来,检查她的内裤就行了。想到这里,他那颗烦躁的心安定了下来。他

坐在沙发上等妻子回来,这期间,他还想了很多,如果妻子真的出轨了,他要离

婚吗?肯定离。但他又想不出妻子跟自己结婚才两年,感觉还是很恩爱的,怎么

就出轨了,妻子也不是很随意的人呀!也许妻子没有出轨,是自己误会了!


  就这样等了一个来小时,妻子悄无声息地回来了。妻子回来的第一件事,就

是去卧室取了衣服,去卫生间去洗澡。许善民当然不给妻子消灭罪证的机会,就

在妻子要关门的那一瞬间,许善民挡住了妻子,闪身进去。秦小璐瞟了丈夫一眼

说:「我要洗澡了,你出去。」许善民强挤出笑脸说:「好久没洗鸳鸯澡了,我

们一起洗吧。」说着就去解妻子的衣服。秦小璐惊骇地弓着身,阻挡着丈夫的举

动:「你疯了,都老夫老妻了,你发什么疯?」许善民强行把秦小璐的裙子和内

裤扒了下来,一看,内裤中央果然一滩粘稠的污物。「这是什么?」许善民强笑

的脸凝固住了,声音不大,却甚是严厉。秦小璐顿时心虚,嗫嚅着说:「白带,

我最近白带比较多……脱下来,我看看是什么!」


  在丈夫严厉的呵斥声中,秦小璐脱下了她的内裤,许善民拿到鼻子下闻了闻,

说:「是男人的精液吧?说说看,是谁的精液?」秦小璐知道奸情败露了,无话

可说。许善民又命令她说:「把衣服都脱了。」


  秦小璐脱光了衣裳,乳房上被吻的红印还未消褪,许善民又说:「不会是自

己弄的吧?」


  秦小璐不知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。她默默地打开水龙头,许善民哼

了一声,拿着秦小璐的内裤出去了。


  秦小璐洗着澡,不停地问自己怎么办?奸情是掩盖不住了,承认?请求原谅?

要让许善民原谅自己可能比较难,最坏的结果恐怕是要离婚。离婚?她不想离婚,

因为她还深爱着许善民。


  她还是决定承认奸情,请求许善民的原谅。至于许善民原不原谅她,那只好

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
  秦小璐洗好澡穿好衣裳,低着头站到许善民面前。许善民坐在沙发上一脸铁

青,沙发的扶手上放着那条还未干涸的蕾丝内裤。


  「对不起,老公……」秦小璐的声音很轻,仿佛不是嘴里发出来的,而是从

喉眼里泄出来的。


  「说吧,怎么回事?」


  秦小璐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,不过没有说是秘书长,只说是市委的一个

领导。


  「你的奸夫到底是谁?」


  「我不能说,我只能告诉你是市委的一个领导。」


  「不说我也不问了,我们离婚吧。」许善民的脸上毫无表情,但语气已充满

愤怒。


  秦小璐坐下来,拉着许善民的手好像有点撒娇地摇动着:「原谅我这次好吗?

我知道错了,马上改,你给我一次机会。老公,我和他纯粹是一种交换关系,不

会有一点感情存在,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人,老公你原谅我!」


  「这时候不要跟我提起『爱』这个字,你不要去亵渎它了。离了婚,你就可

以放心大胆地去当情妇,去做官,谁也干涉不了你,这不是更好吗?明天我们去

民政局把婚离了,从此我们桥归桥,路归路,我不想跟你吵架,我丢不起这个人。」

说罢,许善民从卧室抱来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,扔在沙发上,自己回卧室,把秦

小璐锁在卧室外。秦小璐躺在沙发上,一夜没有睡着。此时她才真正地后悔起来,

悔不该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自己的肉体,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。


  第二天许善民要拉秦小璐去领离婚证,秦小璐死活不肯去。她说我们都冷静

几天好不好?反正这几天她是不会跟他去离婚的。


 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,徐东明打电话来,说是明天团市委去报社考察她,调动

的事很快就有结果了。秦小璐有些木然,但仍表示了感谢,徐东明说,感谢得有

实际行动,有好些天没操她了,鸡鸡有意见了。秦小璐这时候不敢明显地回绝,

只得说身子不方便,以后再说。放下电话,秦小璐忽然想起自己早该来大姨妈,

但是现在还没有来,该不是怀孕了吧。她跑到药店买了试纸,测试显示是怀孕了。

第二天跑到医院去检查,医生恭喜她已经怀上了,已经坏了40多天了。


  今年26岁的秦小璐结婚后一直没有怀孕,一是想趁年轻多玩几年,再则,

许善民的家里是农村的,他姐姐刚生了二胎,他的母亲带孩子带不过来。而秦小

璐的母亲还没退休,也没有时间帮她带孩子,所以这两年一直在避孕,只有在安

全期他们才不戴套套做爱。现在许善民姐姐的孩子也有两岁了,他们也就不再避

孕,怀不上更好,怀上了就要。没想到这回是真的怀上了。


  秦小璐明白,这孩子就是许善民的。怀了孩子,秦小璐挺高兴,这回说不定

不用离婚了。许善民会让她打掉自己的亲骨肉吗?


  回到家里,秦小璐把怀孕的喜讯告诉了许善民。许善民并没有好脸色,反而

嘲讽秦小璐:「这回你那个奸夫该高兴了吧?他居然让你怀孕了。我说你最好别

打掉,孩子好歹是无辜的,你最好是让他赶紧离婚,你好名正言顺的嫁给他,把

孩子生下来。」


  「老公,孩子真是你的,我跟他也不过才20多天,你看孩子都40天了。」

她拿着医院的检查结果给许善民看。许善民看也不看,只是说,我们赶紧离婚,

孩子是要还是不要,你们好早做决定。


  不管秦小璐怎么解释说孩子是许善民的,许善民仍是一个态度,离婚,好像

这孩子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最后秦小璐咬着牙说:「不管你要不要这个孩子,

我都会生下来,生下来跟你做亲子鉴定,我看你最后怎么面对你这个孩子!」


  许善民后来没再提离婚的事,但夫妻俩开始了冷战。许善民不理秦小璐,秦

小璐也不去烦许善民。其实是许善民开始有些动摇了,秦小璐那么信誓旦旦,许

善民也相信孩子就是自己的骨肉了,怎么处理这个孩子,他倒拿不定主意了。他

需要时间来认真考虑。


  不久,报社的领导告诉秦小璐,团市委来考察过了,很快就会发调令过来。

几天后,调令来了,秦小璐去团市委报了到,就正式在团市委上班了。


  上班的这天,徐东明打电话过来,问她调动的事办好了没有,秦小璐说已经

报到上班了。徐东明淫笑了几声说,「大姨妈走了吧,快来慰劳慰劳我。」秦小

璐说,「对不起啊,我已经怀孕了。」徐东明慌张的问道:「不会是我的吧?」

秦小璐说不是的,是她老公的。徐东明说,「晚上你到上次那个大酒店来,这事

我必须要弄清楚。」秦小璐也知道这事让徐东明挺慌的,就说,「晚上不方便,

我老公好像怀疑我了,要不,约个上班的时间我跟你说清楚。」徐东明想了一下,

约到后天的下午,让秦小璐到酒店见面。


  秦小璐请了个假,说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胎儿的情况,就偷偷溜去了酒店。一

脸慌张的徐东明赶紧问秦小璐孩子的事,在看了医院的检查结果后,知道孩子确

实不是自己的,这才彻底地放下心来。秦小璐以为事情交代清了,就要走,徐东

明一把拉住她:「怎么就要走了?不想和干爹操逼了?」秦小璐被徐东明抱在怀

里,用手挡住徐东明亲过来的嘴说:「医生说,怀孕的头三个月要避免性生活。」

徐东明嚷着说:「医生就是吓唬人,我们前几次操逼时,你已经怀上了是不是?

是不是头三个月?出什么事了吗?操逼的时候,谁都不知道那天怀上了,后来还

不是照样操逼?」秦小璐在徐东明的怀里轻微地挣扎起来:「真的不行,会流产

的。干爹,你就体谅我一回,等两个月我补偿给你。」


  「那好吧。」徐东明不再坚持,但要求秦小璐让他玩玩她的身体。秦小璐要

他发誓,保证不进入她的身体。在徐东明发誓后,秦小璐乖巧地让徐东明脱光了

衣服,一身雪白柔嫩的裸体呈现徐东明的眼前。徐东明脱掉了身上的睡袍,他里

面什么都没穿,阴毛里的阴茎已经向秦小璐举枪示意。徐东明把秦小璐抱着坐到

沙发上,他喜欢这样抱着女人,怀里抱着一个柔软无骨像小羊羔一样驯服的女人,

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妙。徐东明捧起秦小璐的一只乳房,将脸紧紧地按在上面,然

后用舌头去舔乳头。秦小璐这才想起没有洗澡,一身的汗味。她不由有些抱歉地

对徐东明说:「身上有汗,我去洗下。」徐东明却说,「这样好,原汁原味,年

轻女人的汗是香的你不知道吧。不知道。」秦小璐笑着把头靠着徐东明的肩上,

一只手搭在徐东明皮肤有些松弛的肩上。她静静地看着徐东明把她的乳房吞进嘴

里,看着她的乳房上留下一大片口水。


  徐东明舔舐着秦小璐的乳房,那只捧着乳房的手顺着胸部滑向腹部,在秦小

璐的阴毛处停留了下来。他抓住一小撮阴毛轻轻捻着,又轻轻地拉扯了几下,然

后想插入秦小璐的两腿之间。但秦小璐两腿紧靠在一起,不肯让路。


  「把腿打开。」徐东明拍了拍秦小璐的屁股。但秦小璐好像耍起了小性子,

噘着嘴说:「不!」


  「让干爹摸摸你的小逼呀。」


  「不让摸。」


  「操都操过了,还不让摸啊?」


  「就不让摸。」


  徐东明捻着秦小璐的鼻子,笑着问她:「说说看,为啥呀?」


  秦小璐小小声说:「我怕你摸得我性起,想要你操进来。」


  徐东明哈哈大笑起来:「怕什么呀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干爹这杆枪呀,硬

着呢,随时都可以给我的宝贝干女儿用的。」


  「我们不是说了的吗?今天不准操逼。」


  「就摸一下,乖。」


  在徐东明的劝说下,秦小璐微微打开了两腿,徐东明手伸进去,仔细地摸着,

感觉下面湿润了,便插入了一根手指。秦小璐条件反射,腿一夹,拿出了徐东明

的手指。徐东明把那根手指放到鼻子下闻了闻,说道:「又骚又臭,味道真重。」

倒把秦小璐说得不好意思了,她怪着徐东明说:「我说去洗下,你不让。」徐东

明说:「洗什么洗,这才是我干女儿的原汁原味,我喜欢啊!来,我舔下你的骚

逼。」


  「脏——」秦小璐脏字还没说完,徐东明已抱起秦小璐扔在床上,然后打开

两腿,趴在两腿之间舔了起来。他用手指插入阴道,从阴道里面顶起前面的阴蒂,

用舌尖猛扫。秦小璐顿时像被电了似的,腰身一挺,说不出的舒坦。呻吟声从她

的齿间吟出,她不由地捧住他那秃顶的脑袋紧紧按住,仿佛要将徐东明的嘴唇镶

嵌到阴道里去,徐东明扭着脑袋挣脱出来,吐了一大泡口水,大喘气道:「妈的,

可熏死我了。」秦小璐掩着眼睛窃笑道:「你……活该……」


  徐东明爬上床去,跪坐在秦小璐的屁股前,将秦小璐的两条腿分置在他身体

的两侧。秦小璐感觉到徐东明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口跃跃欲试,蓦然警醒,他这是

要操她呢。她慌忙用手去遮挡,不让徐东明的阴茎突破她的防线。


  「不是说好,不能进去的吗?」


  「不进去不进去,就让它在门口待一会,它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了,就让他们

接个吻吧,让它喝一口你逼里流出来的水解解渴。」徐东明哄着秦小璐,他心里

想着,今天若不操了秦小璐,自己岂不是白来了一趟?他相信秦小璐在他的挑逗

下,会让他插进她的逼里。


  而秦小璐并不打算和徐东明做爱,一来是为了肚子里宝宝的安全,二来她跟

老公处于目前的状态,愧疚已多,不想再舔新的愧疚。她其实已经想好了,如果

老公能原谅她,不跟她离婚,那她就跟徐东明结束。反正第一阶段的交易已经完

成,她顺利地调到团市委当了个副科级的副部长,自己的付出已得到了相应的回

报。但是如果老公不肯原谅她,要跟她离婚,她还是决定继续背靠徐东明这棵大

树,尽快地在官场上升上去。只是孩子要还是不要,她还没想清楚。她知道如果

她一个人带大孩子,会非常的艰难。


  虽然他今天不想跟徐东明做爱,但没想到她却无法拒绝徐东明的纠缠,没想

到玩着玩着就逼屌相见,离插逼就差一步了。


  秦小璐再次要徐东明保证,只是在外面接触一下?


  徐东明:「我保证,就在外面沾沾你的逼水。」


  秦小璐拿开了用作屏障的手,让徐东明拿着勃挺的阴茎在阴唇上搅划。不一

会,阴道口沁出了晶莹的玉露,徐东明又拨开秦小璐的两片阴唇,让龟头沾上露

汁,挤入她的阴道。当秦小璐感觉阴道被侵入,正要制止的时候,那龟头又后缩

了一下,弹出阴道。原来是徐东明玩的小把戏,秦小璐便不再阻止。徐东明如此

玩了好一会儿,秦小璐开始感到阴道里酥痒难忍,她有点想让徐东明把阴茎插进

去了,但是她告诉自己要克制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徐东明操进去。


  她的克制最终化为了难忍的呻吟,徐东明看在眼里,不住暗笑,他把阴茎插

进一点,龟头全部没入,再插进一点,半根鸡巴进去了,秦小璐好像全然不觉,

又好像是已然默允。最终还是秦小璐挺不住了,两腿夹住徐东明的腰部,用力带

了一下,早已湿润的鸡巴顺势全部插入。


  秦小璐忽然睁大了眼睛:「你怎么插进去了?」徐东明一脸无辜申辩说:「

你不能怪我,是你夹着我往里压,我能不进去吗?」


  「那你快抽出来!」


  「既然都进去了,那就让它呆一会吧,我不动。」说着,徐东明又用手去刺

激秦小璐的阴蒂,秦小璐咬住牙忍了好一会,最后叹了一声:「你动一下吧,轻

一点。」


  徐东明得令慢慢地抽插起来。他伏倒秦小璐的身上,得意地坏笑道:「你忍

不住了吧?还是想我操你吧。」


  秦小璐害羞地看着徐东明说:「你这个坏人,还是让你得逞了。就这样,慢

慢的插就行了。」


  徐东明不紧不慢地插着秦小璐的逼,慢也有慢的好处,能感觉到收得最紧的

阴道口对阴茎的刮擦。徐东明的阴茎像打了油似的,在阴道里滑进滑出。


  「告诉我,我们在做什么?」徐东明仍不忘挑逗秦小璐来增加做爱的情趣。


  秦小璐回应一声不知道。徐东明继续问她:「谁在操我的干女儿呀?」秦小

璐又回应道:「狗在操我。」说完又觉得不妥,也没法补救,只得捶着徐东明大

笑。


  徐东明也笑道:「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岂不是成了狗日的?」


  秦小璐发着嗲说:「才不是,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老公日的,你才是狗。」


  说到秦小璐的老公,徐东明才想起秦小璐在电话里说的老公怀疑她的事,便

严肃了下来。你电话里说,「你老公怀疑你了,是怎么回事?」


  秦小璐不想把和老公的事告诉徐东明,便撒着谎说:「我回晚了,他就问东

问西,以前他是不问的。不过也没什么。」


  徐东明又放下心来:这就好,他应该不知道他老婆给我操了,他不知道我现

在正在操他老婆呢,把他老婆操得舒舒服服。


  秦小璐听了不高兴了,推了徐东明一把:「你说什么呢,说话这么难听。」


  徐东明不管不顾地说:「我说的是实话呀,我是在操他老婆嘛。我喜欢操他

的老婆,他老婆也喜欢我操,我说的不对吗?」


  「懒得理你。」


  他们一边说着话儿,一边慢慢地操逼。虽然这样的速度和力度,还不足以让

男人发射出来,但是秦小璐的逼裹得很紧,再加上操人家老婆的话题所带来的刺

激,徐东明忍不住在抽插的过程中,射了出来。


  「你射了?」秦小璐问。


  「正在射。」徐东明把阴茎全部送入秦小璐的阴道,射完了最后一滴精液。


  秦小璐两手抱在徐东明的背上,让他趴在自己的身上。她想起了她的老公,

心里愧疚地对老公说道:对不起,我又让他操了,还让他射在里面。我保证这是

最后一次,如果你不跟我离婚的话……


  许善民这些天坚持着对老婆的冷战,对老婆没有一句话要说。但这些天他对

离婚的想法还是动摇了许多,他觉得他的孩子是无辜的,妻子应该把孩子健康地

生下来。那这样也就意味着不能和妻子离婚,他是否要原谅妻子呢?不原谅的话,

这样的冷战对孩子的胎教是没有任何益处的。权衡再三,他还是觉得应该原谅妻

子,让自己的生活重回正常的轨道。于是他跟妻子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谈。秦小璐

也做出了深刻的反省,对自己所犯的错表示追悔莫及。


  「为了孩子,我们把这一页翻过去吧。我希望你恢复以往的快乐,给孩子以

最好的胎教。」


  许善民的这番话,几乎就是一道赦令,解除了秦小璐身上背负着的枷锁,她

一下轻松了,拾回了往日的快乐和美丽。她几乎雀跃起来,一下扑到许善民的怀

里,搂着许善民亲了好几下:「谢谢老公,我老公最好了,是世上最好的老公。

老公,我爱你,我爱你!……」


  当晚,秦小璐决定违背医生的禁令,要给老公以最大的补偿。两人赤条条地

搂抱在床上,忘记了曾经的背叛,疯狂地热吻,似乎要做一场最疯狂的性爱,可

是当秦小璐把丈夫的阴茎吸允到坚硬就要插入的时候,许善民的眼前蓦然浮现出

妻子一丝不挂跟另一个男人做爱的画面,阴茎顿时绵软下来,无法插入妻子的身

体。许善民不由地叹了一声。


  「老公,怎么了?」秦小璐望着丈夫突然软下来的阴茎,眼里蒙上了一层阴

云。


  许善民摇摇头,似乎要赶走眼前的幻觉,他抱歉地说道:「我一想到你和那

个男人是不是也这样做爱,就硬不起来。」


  秦小璐知道老公的心里有了阴影,满含歉意地抱住丈夫,眼里蒙着泪水:「

对不起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老公,我用嘴帮你吸出来吧。」


  秦小璐原先准备的给丈夫最大的补偿,在丈夫的胡思乱想面前终于没有实现。

后来也试了很多次,丈夫都在要插入阴道的时候软下来,秦小璐这才知道她的出

轨对丈夫的心理伤害原来是这么的大。她也尝试过帮助丈夫重振雄风,买来一些

情趣内衣穿给丈夫看,但都收效甚微。


  「老公,要不,你也找一个女的吧。」有一次插入失败之后,秦小璐躺在丈

夫的怀里,愧疚地对丈夫说。「为什么?」许善民奇怪妻子怎么生出这样的念头,

不由地好奇了一下。秦小璐拨弄着丈夫软下来的阴茎:「我考虑了很久,你这是

什么原因造成的,研究来研究去,我觉得很可能的原因之一,是因为我……那个

了,你觉得不公平,有挫败感,如果你也有过一个女人,那我们就扯平了,谁都

不欠谁的,这或许会重拾你对生活的信心,从而恢复正常。」


  许善民没想到妻子这些天尽在研究这些事情,又觉得妻子天真得有些可爱。

他逗着妻子说:「如果这样,你你会难受吗?」


  「我也不情愿这样,可是我真担心你会落下什么病根,你还这么年轻,为了

弥补我对你的伤害,我愿意承受这些,尽管,会很难受。」


  许善民抚摸着妻子的头发:「你不会知道,这会对你造成多大的伤害,用伤

害去弥补伤害,这毫无意义。」


  「我情愿受伤害的是我,我也不想去伤害你。老公,我现在才知道我多爱你!」


  「小璐,别瞎想了,我这病需要时间来淡忘,你给我一点时间,我们没有问

题的。睡吧,别多想了。」许善民安慰着妻子说。


  可秦小璐是认真的,她继续喃喃地地对丈夫说:「我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…

…不能去找妓女。」许善民没有接茬,安静了一会,秦小璐爬起身看着丈夫又问:

「老公,你有没有喜欢的女人啊?」


  许善民真不想和妻子继续这个话题,敷衍道:「有。」


  秦小璐好像来了兴趣,「谁?」


  许善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:「你妈!」


  「我妈?」秦小璐不由地重复了一次,「真的?」


  「小傻瓜!好好睡觉好吗?」许善民真服了秦小璐,他扯过被子盖在肩上,

转过身去。


  秦小璐还没善罢甘休,她把头搭在丈夫的肩头,又说:「要是你说的是真的,

我可以帮助你,让你做我妈的男人。」


  许善民干脆不理妻子,见丈夫不再回应,秦小璐也只好盖好被子,心里说:

居然喜欢我妈,真没想到。


  秦小璐的母亲叫冯毓婷,是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。她年轻的时候比秦小璐还

美,追求她的男人她数不清有多少。最后一个英俊而有学识的大学教师赢得了她

的芳心。这个大学老师就是秦小璐的父亲,比冯毓婷大六岁。他们结婚一年不到,

秦小璐就出生了。一家三口幸福快乐地生活三年,后来秦小璐的父亲秦老师出了

车祸,去了天堂。那时秦小璐的年纪还小,对父亲没有多少印象。冯毓婷失去丈

夫后,她的年轻美貌又吸引了不少的追求者。冯毓婷也考虑过再嫁,但秦小璐决

不接受新的爸爸,冯毓婷只得作罢。直到秦小璐考上大学,家里一下空落下来,

冯毓婷才接触了几位男士。这时候的冯毓婷已经四十多岁了,她接触的男士也大

都快五十岁,这个年纪再组成家庭有很多麻烦的事情需要处理。财产的问题,孩

子的问题,等等问题,他们都谈不到一块,最终都以分手而告终。长大了的秦小

璐这时已比较理解母亲了,所以在母亲再嫁的问题上一直都是支持的,只是母亲

没有遇见可以托付终身的人,至今还单身度日。


  结了婚以后,秦小璐才知道女人是多么地需要男人。因为固执和倔犟,她浪

费了母亲的大好年华,空守寂寞这么多年,她一直心怀愧疚。所以当听到丈夫说

喜欢她妈时,她觉得倒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。一方面,弥补了母亲为她这些年

来所做的牺牲,让她在这时候能够好好地享受一下男人;另一方面,也弥补了老

公,并保证自己不会因此而冒出一个情敌。她决定亲自去做母亲的工作,虽然要

母亲答应这件事很有难度,但她必须去试一试